• 16:37央视网:直播结束!谢谢关注!

  • 16:21梁德成:互联网还有两点可以利用,一个是每一家工厂面对的最大的问题,牌子会被别人模仿、造假,如果发现作假,把照片拍下来放在互联网上,让大家知道哪里有作假的东西出来。二是每一家工厂,不知道发货出去能否收到钱,也可以把黑名单放在互联网上,以后所有的同行们都不敢做这个客户的生意了。

  • 16:20冷凇:我们现在不叫互联网时代,我们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所以我们现在对手机移动端的利用太少了。上午在参观,我跟着各位领导一块参观,没有一个店铺让我去扫二维码,没有一个店铺让我去加入它的社群,这在北京是很普遍的,北京只要你加入社群,这个东西可以九折、八折买走。刚才几位老师说,中老年人在使用,中老年人现在都在使用智能手机,我的父母65岁,他们用朋友圈、微信都没问题,现在利用移动互联网,最重要就是垂直化、社群化打造,有一个公众号“罗辑思维”10万人,能有1万人买他的书,他的销量就很大了。我们的小冈香,只要北京两万人,你的销路一定不愁。但是这个靠什么?靠朋友圈的转发,靠微视频互动,靠公众号的维护。

  • 16:19徐印州:我觉得互联网+香产业,正好可以解决刚才所说的宣传的问题,宣传需要投入,传播需要投入,其实互联网正好提供了低成本传播的渠道。如果说我们的香产品还是局限于礼佛香、祭祀香,利用互联网的价值不是特别的大,当然也可以在互联网上,通过电子商务扩大我们的销售。因为我们的产品在升级换代,我们的产品线在不断的拓宽,我们已经不仅仅有礼佛香、祭祀香,我们有养生香、生活香、安息香,我们还有更多的香料、香精、精油。还有一种东西,我在市场上看不到,就是我小的时候,香水不怎么普及,因为价格比较高,但是女孩子身上都带着香囊香袋,然后进化就是香纸片,这些东西也可以生产,而且这些扩大了的香产品,反而更容易通过互联网传播,对于互联网来说,给我们提供了相对成本比较低廉的营销传播渠道,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扩大香产品品种、规格、型号很大的契机。

  • 16:18杨金庆:互联网这个平台非常好,但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产品,它的用户都是中老年人,中老年人不会在网上买东西,不会在网上看,在网上只是少数,主体还没在网上,年轻人喜欢的香,在网上就推得很快。我们这些中老用户,提高他的互联网知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老年人都会用互联网,都会看互联网,我们就会很方便了。

  • 16:18冷凇:我的理解,互联网是一个快文化,它的速度很快,传播也很快,但是香的享受是一种慢节奏的生活,怎么让慢节奏香的消费和互联网时代挂钩?

  • 16:17现场提问:各位老师,各位前辈们好。在“互联网+”时代,如何更好的利用互联网平台,做好传统手工业香文化、香产业的宣传和推广?

  • 16:17冷凇:刚才的问题已经牵扯到下半场了,就是我们谈谈小冈香品牌传播、市场营销策略问题。接下来我们围绕这一块讨论。

  • 16:15杨金庆:钱的问题,有很多方法,一个是企业本身。在政府的支持下,共同投资,但是还不是太现实。如果要投资,我们要采取融资的办法,政府牵头,企业联合起来融资,推动几个企业,推动它上市,融资了后搞宣传。

  • 16:15冷凇:宣传是要花钱的,一会儿我们就讨论怎么少花钱多办事。

  • 16:13杨金庆:我同意徐教授的说法。但是这个问题是一个烧钱的问题,宣传需要投资,就得烧钱。小冈和企业、协会结合起来,本身就是一种宣传,需要我们宣传香品质,宣传标准。什么才是最安全的,对身体有好处的,让他知道这种产品跟原来的产品不同,有差异,把小冈香差异化宣传出来。一个是政府推动,一个是企业宣传,这就需要政府下大力气。对企业、协会来说,联合起来后,要加上媒体宣传,否则品牌宣传不出来,说什么都没用,你卖不了。卖不了,再高档也没人用。

  • 16:11冷凇:院长把我们下半场品牌传播的内容带出来了。院长说到我心坎里了,比如说“否定传播”,有时候一句否定的词传播起来更好。现在具体品牌用的否定传播有多少?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伦苏。劲酒虽好,不要贪杯。还有,我们不卖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不用小冈香,就不是虔诚的礼佛。用这句话,能不能把寺庙的香全部垄断,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点。

  • 16:08徐印州: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文化的问题,香要变成文化产业,文化不是一个空的东西,跟传播有密切关系。我们能不能做这样的宣传?去南华寺祭六祖,不用小冈香就是不够虔诚,如果通过我们的宣传,通过某一种传播,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大家自然就选择高端的香。比如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小冈香,这个很好,但是我只是听到这句话,我总是得不到一些实证,举不出例子来。小冈香能不能策划一个传播事件,通过文化的传播,才能够在消费者脑袋里形成定位,不是说随便买一根香一点就是拜佛了,不是说越粗的香越好。像文化产业转型,不是说几句文化就能解决问题的,确实很具体、很实在。我今天看了手工檀香、手工搓香,小冈香能不能说出现在手工搓香重要的文化符号代表者是谁,姓什名啥,是手搓香第几代传人?没有。这样我们的文化是很空洞的东西,文化不是虚无缥渺的,必须用具体的符号来传播,如果我们小冈香文化都有这样具体的文化符号,无形之中就形成了怎么去用香的概念,怎么去买香的概念,怎么去产香的概念。这真的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认真的研究、系统的策划。

  • 16:07冷凇:我也去寺庙拜佛,看到大部分中国人不了解烧香的常识,越粗的香越贵,我有钱就买粗的去烧。怎么开端高端礼佛用香,让消费者注重品质,而不是看重价格?

  • 16:06现场提问:尊敬的嘉宾、主持人,下午好。我是生产香的厂家,现在礼佛用香,作为宗教用品里的快消品,多数客户只注重价格,不太注重质量和品牌,且终端消费者对于我们的品牌认识很低,如何能让终端消费者注重品质和品牌,开发高端礼佛用香?

  • 16:03冷凇:很多家族企业,最后做大了后,都会遇到问题,就是管理层的板结。因为其他姓氏的进不来,最重要是引入职业经理人的制度。对于香产业,最缺的是有口才的人才,因为要把香从原来的香升级变成养生香,要卖给高端人。香这里面比较玄幻,香的好坏,香味的辨别,很多人说不出来,香到底怎么好,需要有口才的人去说,我的建议是,聘用本地的人推销香。如果把香的营销机构开在北京,我用北京人推销小冈香,用上海人在上海地区推销小冈香,因为对本地人的信任,我们的地域差异,就会把隔阂打掉。所以要寻找香在各个分销地有口才、劝说能力强的人纳入进来,一个北京人、上海人在本地推销小冈香,比我们小冈人去当地推销小冈香要好得多。

  • 16:02梁德成:我认为这个行业利润比较低,所以人才很难养。进入这一行的人,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办一个工厂,所以把利润一直压下去。大工厂要有自己的品牌,但是品牌维持下去也很吃力,所以我们只有跟大学、研究机构合作,才会提升我们的利润,让我们的产品跟普通的产品不同,卖的价钱也应该不同。

  • 16:00徐印州:我非常赞同杨会长的观点。基于我对这个产业的观察,最缺少的不是什么技术人才、高学历的人才,而是真正有实战经验的市场营销人才。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着开拓市场的问题,特别是我们要向文化产业转型,缺乏懂策划、懂营销的人才,这是人才的当务之急。至于技术方面的人才,我们要树立大的人才观,不一定非要弄一个博士后驻到小冈香,我们小冈香养得起这么高学历的人吗?我们也完全没有必要,你也养不住,他也不会来。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外脑,利用一些科研机构的实力、技术专利,可以购买、引进。所以这是一个大人才观。现在人才的问题分为两点:一是我们究竟缺什么样的人才,二是我们要有一个大的人才观。

  • 15:59冷凇:由于很多香最早从业人员都出身底层,所以我们缺研发人才、高级技工,缺品牌和营销人才。没有品牌,就是落后,没有品牌就会挨打挨欺负。

  • 15:57杨金庆:香行业是一个小行业,很多人才不愿意到这个行业来,大多数是农村里头家庭生活困难,吃不上饭才走上这个行业。有一些是因为信仰,有一些是因为祖上就做香,就传承下来了。发展人才,像中医专家、营销人才,我们香行业缺乏品牌、缺乏营销,能做出来,但是卖不出去,拼命的打价格战。厂家要研究品牌,引进一些品牌营销的人才,打造品牌营销,有了品牌后,才能管理经销商,要不然是受制于经销商的。我们古城香业跟经销商是合作伙伴,我们是共同利益,你卖我的品牌,如果不按照我的标准卖,我就不给你卖,因为我有品牌在。所以我们需要品牌营销方面的人才。

  • 15:57现场提问:我们非常关注小冈香业的发展,转型升级的问题。刚才讨论的问题,小冈香这个产业也不小,1200多家市场主体里,企业化、规模化的只有30家左右,这么一种企业组织形式、经营方式比较落后,影响小冈香做强做大,很多企业希望我们引进高层次的技术人才,提升小冈香产业的发展。我想请问,如何加强和引进高层次人才?

  • 15:56冷凇:我自己关注大和小的关系,我有一个体会,大要做强,小要做专。其实像德国、瑞士,无论酒文化还是香料问题,很多也是作坊式的,但是它们依然存在,因为它们有标准,有行业自律。每一家不会擅自降价,每一家不会把残次品放进去。回到刚才第一个问题,就是安全标准要建立起来,其次是行业标准,这都有待于我们三位老师共同促进这个标准。

  • 15:55梁德成:要提升小冈香的影响力,一定要政府帮忙,抽查小冈香,检测里面的成分,让全世界各地用小冈香都感觉放心,通过政府来检查。

  • 15:55冷凇:中国产这么多茶叶,也很难出一个茶叶品牌。但是英国完全不生产茶叶的地方,却有立顿红茶,所以品牌的作用非常大。

  • 15:54杨金庆:对大企业来说,协会可以组织香文化产业基金,从社会上融资,融资后支持这些小企业的生产,大企业品牌,品牌创立后,带动小企业发展。

  • 15:54冷凇:所以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 15:54杨金庆:没有必要,如果是大企业,在市场上有非常大的支撑力,它不是吃掉这些小企业,而是依靠这些小企业。

  • 15:54徐印州:如果有合理的分工,没有必要吞并他们,而是把他们组织起来。

  • 15:53冷凇:第一个是大企业和小企业的功能分开,小企业生产,大企业负责销售、品牌打造。第二个发挥协会的作用,很多各个地方的协会比较松散,香协会还是比较大的,而且把这么一个活动搞起来。未来要发挥协会两个作用,一个是标准的制定,二个是协会把产销方面统在一起。这里会不会出现一个问题,小企业说:你是大企业,我们小企业,我们会不会被你给吞并了,有没有这样的危险?

  • 15:51徐印州:我有三个建议:第一,小冈香据说有1200多户,还不包括个体。我们可以借鉴广东省“公司+农户”的经验。公司负责产品的集散、销售,农户负责产品的生产,就是杨总所说的道理,我们也可以尝试这种办法,有实力的大公司把散户组织起来。第二,品牌。小冈香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品牌力度不够。我们据说注册了300多个品牌,小冈香根本不需要300多个品牌,我们只需要几个品牌,顶多十几个品牌。但是每个品牌必须得有巨大的支撑力。第三,要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我们几次来小冈香调研,发现小冈香行业协会威信非常高,比如说我们现在所在的香文化城,据我了解就是我们协会主力建立起来的一个很好的平台,如果能够很好的发挥协会的作用,那么众多小而散个体户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们有成长非常好的香二代,也就是说我们香产业传承得非常好,年轻有为的香二代已经起来了,协会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把小的、散的企业组织起来。

  • 15:48杨金庆:现在本来小微企业多,大企业少,这是我们行业需要解决的问题。我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走联合发展的路子,一是政府要支持推动、相互联合。二是要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由品牌企业进行销售,大家把价格联合起来后,小微企业负责生产。完全按照标准生产,输出产品标准,如果符合标准,就会允许你到市场上推销。品牌企业支持小微企业联合起来,走标准化路子、联合化路子。

  • 15:48现场提问:尊敬的主持人,各位专家、各位嘉宾,下午好。目前小冈制香企业规模小、数量多,又缺乏管理引导。政府应该从哪些方面加强对小微型企业的整合和引导,培育和发展壮大企业?

  • 15:45冷凇:我从媒体专家和消费者的角度,谈谈对我们香的技术的想法。我不懂技术,但是我想说,我们目前的产品,可能不够时尚。因为拿到我们的精油,还有车载点烟的熏香,我发现这两个产品都不够时尚,不太容易吸引青年消费人群,因为现在有一句话叫“得少女者得客户”,我们的香还是吸引中老年人。我是80后,今年都快40岁了,我们精油的味道有一点太浓了,不太适合特别年轻的女孩子用。我们的产品有时候使用起来不太方便,这是我个人的感受。如果要吸引都市的忙碌人群,首先要问我们自己几个问题,我们的产品是否便于随时使用,是否便于携带,是否馈赠有面子。我们现在基本上做到第三点,就是馈赠有面子。但是车载香,要使用随身得带三样东西,得有玻璃瓶子,里面装香片,还得有镊子,还得有点烟器,三样东西谁可能随身带,不太可能。放在车里也不太可能用,必须插点烟器,现在我们车里点烟器往往插着充电器,而且点烟器做得有一点太大,不太方便。所以我们的产品能不能往便于使用的方向走。有一个产品,拓展的速度很快,冬虫夏草含片,大家坐飞机就可以看到,那个含片现在就是方便吃,打开瓶子随时可以含一个,像口香糖一样。现在普洱茶也是一样的,直接吃。我们现在使用香,最次要拿一个打火机,很多喜欢用香女孩子要带一个打火机,传统的观念中,女孩子带打火机就是抽烟。所以我们的技术创新,能不能往更方便、更多场景使用方面拓展?

  • 15:44梁德成:关于技术创新,香可以做到全环保,比如说竹、胶水、粉都可以是天然的。现在我跟清华大学的教授研究,用什么是百分之百天然的,放在家里用对身体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 15:42徐印州:我们去寺庙里许愿,第二年、第三年要去还愿,许愿有许愿香,还愿有还愿香。可以做高档香,也可以做普通香。还有技术方面,我今天看了手工搓香表演,江门有制香机械,机械香和手工香有什么不同?我想从本质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不是说你手工搓的香,烧出去的效果有明显的好处,但是大家都喜欢手工香。如果靠手工香没有生产规模、生产效益,赚不了钱。我们的技术可不可以研究出特别的制香机?能不能用制香机机械生产?要是能够达到手工搓香的效果,这就更胜一筹,创新的领域实在太多了。

  • 15:42冷凇:我特别赞成您细分化的观点,比如说卧室和家里客厅用的香可能也不一样,助眠作用和休闲的不一样,在会议室用的香也不同。

  • 15:39徐印州:香产业,创新的领域非常广,小冈香产业要升级,刚才我说了转型,向集散中心转型、文化产业转型,怎么达到升级的目的,都得创新。其实我们创新的领域非常广,我概括了五个方面:首先产业链要向两端延伸,现在香制造这一块,还没有把它的策划、设计专门明确分工。刚才我讲的集散中心,就是向另外一端,我们不仅重视香的生产,还要重视香的销售,这是一方面的创新。产品线,我们现在要努力拓宽产品组合的宽度、长度、深度和组合度。举一个例子,我们以前只做祭祀香,从小冈目前的状况来看,不仅做祭祀香,还做生活香、保健香,不仅做香,还做香料、做精油,这样就拓宽了产品组合的宽度。再就是长度,养生香、安眠香、情趣香,这就是拓展了香生产产品线的长度。我们可以有不同的规格、不同的花色、不同的型号,这就拓展了产品线的深度。相关的产业也越来越多,香烛、香具,还有香道、闻香的培训,这是产品线。市场方面,我们也需要创新,需要升级。原来是祭祀,现在到了养生、生活、装饰,市场可以进行细分,男人用香和女人用香可以分开,祭菩萨和祭观音的香也可以不一样。

  • 15:39冷凇:所以香急需要安全标准的设定。

  • 15:37杨金庆:要通过检测才能知道,不管天然材料还是香精,都可能含有重金属,或者是甲醛这些致癌物质。所以制订了三项控制标准:重金属指标不能超标,甲醛指标不能超标,香的规格不能超标。香的规格,我们也做了限制,这些物质里可能含有致癌物质,如果通过检测发现,有一些是有致癌物质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些人为了降低成本,用化学胶,没有用天然的材料,有一些用的是垃圾香精,这样做的香对人体是有害的。

  • 15:36冷凇:第一是安全,第二是工艺,第三是成本,第四要把医学的问题加进来。现在寺庙20块钱买的香,那个香燃烧出来的烟味,对人体有没有害?

  • 15:34杨金庆:我们这个行业技术创新的问题,目前来说,可以从产品创新,要从传统的香向安全的香转型升级。现在的香,有很多不符合标准的,如果不按照标准生产,用户就会淘汰它。我们要在古代的配方上进行创新。再就是工艺上的创新,现在技术工艺方面,用机器在生产,有一些是手工生产。工艺创新可以走向机械化、自动化,因为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用户的要求也提高了,除了安全之外,还要求养生、保健,对生活各方面的功能,恢复古代的香文化。在配方上、技术上进行研发。

  • 15:33现场提问:主持人、专家,下午好。我是湖南香业协会的会长。我的问题是:目前,小冈香在高端养生香、精油等新产品的开发上,欠缺技术支持,开发时间长,不利于行业创新,如何加强小冈香的技术创新?

  • 15:32梁德成:香除了用来拜佛以外,还可以做生活上的香。可以提神助眠,睡眠香点了后可以帮助睡眠。还有患了抑郁症,点香也可以缓解症状。

  • 15:24冷凇:我们在旅游方面,开发得还远远不够。国外很多小镇旅游,都跟产品高度结合。比如说去欧洲,很多啤酒小镇、红酒小镇,波尔多大家都知道。生产和体验应该是分开的,生产的过程比较枯燥、艰苦,甚至粉尘也比较大,有可能香也是,但是体验应该是愉快的。今天上午参观,看到了很多香的制作,但是能不能亲手体验,我个人感觉体验还不足,还需要再放大。包括小冈香,我个人认为缺乏一个地标,我们有没有巨大的地标,可以让各地旅游的人来合影,证明我来过这个地方,在体验式旅游、参与式旅游、分享式旅游上,我们还有很大的参与空间。梁会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 15:19徐印州:这个问题需要系统来看,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最近受双水镇委托,在做《小冈香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发展规划》,因为我们讲的都是转型升级,我觉得要把这两个问题分清楚,分开来看。转型和升级,所指并不完全一样,小冈香目前面临的转型和升级,转型如何转?从今天的博览会已经看出:一是小冈香由原来纯粹的香产品制造转型为既是制造中心又是集散中心,今天我们看到了不仅有小冈香的,还有台湾的、福建的,我们有全国各地香产品在这里集散,这本身就是一个转型。我们不仅制造,而且还要销售、集散。二是由单纯做香向文化产业转型。所以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除了养生香,我们还能做什么香?这是一个战略问题,我们要系统想清楚。这个问题想清楚了,具体我们发展什么产品就比较清晰了。

  • 15:18杨金庆:现在的香,还有在哪方面可以开发?在养生保健、香料等方面进行开发,以后生活好了后,对亚健康人群也能有所帮助。

  • 15:17现场提问:尊敬的主持人、专家,下午好。我是沉香国际联盟的,今天很荣幸和专家对话。香产业链延伸,除了养生用香、文化旅游等方面,还有哪些方面可以再去开发呢?

  • 15:15冷凇:中国香文化,早已绵延了几千年,香文化融入到古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而近一百年来,香文化渐渐被局限在庙宇神坛之中,甚至被曲解成宗教文化的一部分。时至今天,人们重新认识了香文化,香更是融入到休闲养生、医疗保健、美容环保、旅游体验、文化创意等领域,融入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新会小冈是世界著名的制香基地,从最初的简单的家庭手工作坊和礼佛用香逐渐发展壮大。近年来,小冈香由特色传统产业向高端养生产业及旅游文化产业发展,产品种类也由单一的神香向高端养生香、保健香、文化创意香等方向发展。一个传统产业的转型与升级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就能解决的,今天在场的各位来宾都是中国香业界的行家,接下来我们共同探讨新会小冈香产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和痛点。今天我听说现场来了很多我们新会小冈香生产和经营的企业和协会人员,大家在生产和发展过程中肯定遇到过很多问题,我们今天采取现场提问的方式,请在场的朋友们踊跃提问。

  • 15:11冷凇:尊敬的各位领导嘉宾、在场的各位行业人士和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姓冷名凇,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在这里,我谨代表个人向关心支持此次论坛各位领导和各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今天受主办方的信任和委托,既作为今天的现场访谈嘉宾,同时也客串一把主持人,希望能更多地和大家沟通交流,为我们小冈香的发展谋取更多锦囊妙计。作为我国首个“中国香业产业基地”,新会小冈香已有600多年的历史。2015年新会小冈香行业销售总额达21亿元,产品销售更是遍布东南亚、东欧、中东、北美洲等地。因此有一种说法: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小冈香。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香业界的行家,那接下来,我就要请上我们的几位互动嘉宾,他们是:
    徐印州 广东综合改革研究院院长
    杨金庆 中国日用杂品工业协会香业分会会长
    梁大成 中国香业协会副会长、香港香业协会会长

  • 15:07央视网:中国香产业(新会小冈香)发展论坛第一场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中心秘书长 冷凇主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