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三农新闻CCTV-7农业农经视讯经济

红江橙:从培育佳果到经营产业

三农 来源:农民日报 2017年05月27日 18:1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5月末的广东已是酷热难耐。在广垦(湛江)红江橙农业科技公司的生产基地里,核桃般大小的青果摇曳枝头,在氤氲的空气中孕育着新一年的甜蜜与芳香。

  公司负责人姚希猛穿梭于这片刚刚挂果的树丛之间,不时以娴熟的手法折去杂枝芜叶。在他的憧憬中,半年后,当黄澄澄的果实压弯树梢,伴随丰收的锣鼓隆隆敲响,一场品牌盛宴也将在此拉开帷幕。

  “我们连续举办了两届红江橙开摘节,大获成功,今年准备将其升格为文化节。”在红江农场场长罗国强看来,对于正在发展道路上奋力跋涉的红江人来说,这枚橙子上寄托的不仅有“国宴佳果”的历史荣光,更有致富奔小康的美好希冀,而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的,是对品牌方程的持续求解。

  一棵“无果树”下的发现

  红江橙的故事有很多种讲法,但钟家存和那株“无果树”是不变的开头。

  从1959年农校毕业算起,钟家存扎根红江农场已有58年。其中有46年,他的名字与红江橙紧紧捆绑在一起。而今,被誉为“红江橙之父”的钟家存已是耄耋老人。当他每每精神矍铄地为红江橙品牌推广活动站台时,思绪总是不免飞回到与一棵“无果树”的那场不期而遇。

  1971年10月的一天,立志培育优良红肉橙子品种的钟家存又一次扎进橙园苦苦寻觅。偶然间,他发现果实累累的连片橙林中,竟有一棵“颗粒无存”。“上面结的果实特别好吃,还没熟就被大家摘光了。”一旁农工的话解开了钟家存的疑惑,却也引爆了他心中的另一个兴奋点,“这棵树很可能发生了变异,或许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红肉甜橙。”钟家存赶紧在笔记本上记下了树的位置,还用红漆做上记号。

  第二年春天,钟家存又找到这棵橙树,剪下100多根芽条进行嫁接试验。两个多月后,这棵橙树所在地块便被推平改种了水稻。“真是好险。”让钟家存没有想到的是,在红江橙的培育历程中,这只是他的第一次“遇险”。

  1974年,钟家存被调整岗位,不仅育苗工作停滞下来,已经培育的700多株树苗也被分散移栽到其他橙树之间。一年之后,这些树苗已经被1.6万亩茫茫林海所淹没。经过一番寻找,钟家存终于和这些长着榄核形叶子的“心肝宝贝”再次团聚。

  1976年,红江橙挂果成功。皮薄光滑、果肉橙红、肉质柔嫩、多汁化渣、甜酸适中……凭借着一连串特质,5000多公斤橙子被一抢而光,试销香港的一吨货品也很快收到了脱销增货的紧急求援。

  随后,经历数次代际定向筛选提纯技术的洗礼,至1986年,第四代红江橙园投产。30多位国内鉴定专家一致认可:“红江橙是一个早产、丰产、稳产的优良红肉型甜橙品种。”当年,红江橙被评为全国优质水果,荣获原农牧渔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外宾接待等重要场合中,红江橙也多次登场,并赢得了美国前总统里根、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等政要的交口称赞。

  一场“大病”后的涅盘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堆成小山的奖杯、证书,虽然让红江橙成了炙手可热的名牌,却没能成为应对病害的免疫金牌。进入1990年代,一场与黄龙病的艰难战斗,使红江橙产业在20多年间几经起伏。

  “病害最严重的时候,我们苦心经营起来的1万多亩橙园几乎全军覆没。”罗国强告诉记者。不过,在他看来,在黄龙病的背后,经营方式与人的观念才是红江橙发展之路上最大的两只“拦路虎”。

  在红江农场,职工自营经济占比较高。投射到红江橙的种植上,有九成产量来自承包经营主体。“这种模式一方面有效调动了人们的积极性,但也让黄龙病防治处于各自为战的被动局面。”在罗国强眼中,病害的传播是没有边界的,“只有生产者能够形成认识上一致、行动上协同的牢固共同体,红江橙才能真正重振雄风。”

  于是,一幅“双线推进”的歼灭黄龙病作战图被挂在了不少红江人的心中。一方面,种苗脱毒研制加速推进。为了尽快取得成果,钟家存特意推迟两年退休。2008年,红江橙脱毒种苗开始试种。另一方面,生产体系优化步步为营。2012年,第一个标准化生产示范橙园在红江农场拔地而起。两年后,首批鲜果线上线下同步上市,一下子便获得了每斤20元的高位身价。小试牛刀之后,2015、2016年,两场热热闹闹的开摘活动,通过媒体扩音与口口相传,为红江橙品牌建设再添点睛之笔。

  “现在,红江橙已经成为农场人的命根子。”罗国强说,橙园里出现染病苗木,“以前是不忍割掉,现在是主动去砍。”在他看来,让职工完成这场观念急转弯的,既有红江橙在优质农产品短缺时代的价值迅速提升,但更重要的是以示范种植、标准生产、品牌打造为鼎立三足的产业发展战略,正在越发根深叶茂。

  无论是农工承包,还是统一集约经营,在罗国强看来,只要将“品牌是财富之源”的观念深深植入人心,经营模式便不是左右红江橙产业发展前景的核心变量。相反,只要能够将品牌建设文章做足,将产业链条拉长,资源要素同样可以通过承包经营的管道完成百川归海的集聚。

  2017年,伴随一套集分拣、清洗、保鲜功能于一体的先进工艺落户农场,红江橙品牌建设将迎来从注重单一生产环节打造向依靠全产业链延伸的质变拐点。在罗国强眼中,这既是一条生产标准线,也是一条品牌增值线,不仅能够统一果形大小,还能探测果质优劣。“能够越过这道‘龙门’的果子,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身价更会翻倍。”对于吸引越来越多的承包户将自家橙子交给农场引入的这套设备“镀金”,罗国强信心满满。

  与此同时,一家红江橙主题农业庄园正在姚希猛团队的紧张忙碌中逐渐揭开面纱。与不少主打观光旅游品牌的农业园区不同,在姚希猛的设想中,这个仍然将生产功能摆在首位的红江橙庄园更像是一个资深“吃货”俱乐部。“既让消费者了解并参与生产,也作为一种小众化的社交平台,为红江橙品牌黏着更多忠实粉丝。”

  • 致富人物
  • 致富科技
  • 致富品种
精彩专题
860010-1133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