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致富殿堂CCTV-7农业三农新闻市场行情精彩专题科技致富

用药减少50%是如何做到的?

三农 来源:农民日报 2017年04月20日 09:0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资料图

  本报记者王腾飞

  全国飞防看湖南。湖南不仅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走在全国前列,在植保无人机推广和应用方面亦敢为人先,勇于探索。从4年前开始,湖南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防治协会和湖南中航飞防农机专业合作社就开始了针对植保无人机的多地试验和应用,前后在11个水稻品种上,采用了44个农药企业、5个助剂企业以及19家植保无人机生产企业提供的多种农药和植保无人机作业,积累了大量的一手作业数据,并摸索出了水稻实现全程飞防的成功经验。

  日前,湖南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防治协会和湖南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联盟在长沙举办“全国植保飞防经验交流会”,向业界分享了水稻全程飞防成果。实践出真知,这些在田间摸爬滚打探索出来的经验,值得各地开展飞防作业借鉴和参考。

  1、精准施用农药单次亩用量可减少50%

  湖南省农作物病虫害专业化防治协会秘书长刘杰在会上介绍,通过运用立体防控技术和植保无人机等先进药械,可以实现农药精准和适时投放,从而使农药单次亩用量减少50%左右。具体是如何做到的,刘杰向记者细细道来。

  “农药减量50%左右是指相对传统常规喷雾器械而言的。我们在田间实际观察发现,因为水田泥脚深,行走困难,经常导致原本该喷一亩地的1喷雾器水只能喷七八分地,意味着要多用20%~30%左右的药液,特别是在使用除草剂时易产生药害。”刘杰说,植保无人机通过精准投放,能实现药液均匀覆盖,大大降低人为误差,一些企业的植保无人机能根据飞行速度自动调节喷洒药量,快飞多喷,慢飞少喷,不飞不喷,100亩田误差可做到仅10毫升药液量。协会团队通过四年的田间应用,能做到适时用药,结合精准喷洒装备,与传统施药器械(电动喷雾器)相比,在亩用药量减少20%~30%的情况下,依然能有较好防效。综合前面所说人工水田施药无形中多用20%~30%的药量,总体可减少亩用药量近50%。所以说,高效施药机械的应用对农药减量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刘杰强调说,之所以能大幅减少用药量和用药成本,并不是仅靠运用植保无人机就行,更重要的是要根据水稻品种、病虫害发生情况、作物苗情长势及施药前后天气状况,结合农药药性,包括农药品种、抗药性、轮换用药策略、助剂选择等制定全生育期植保管理方案。

  “这种立体防控技术有别于传统的见虫打药、发病治病的被动防治技术,是一项综合、科学、完整的主动防控方案,包括浸种、拌种处理、封闭除草、茎叶除草、生育期分段病虫综合防控及作物营养搭配混用等。通过主动防控将病虫害发生持续压制在可控制范围内,就像婴幼儿打预防针是一个道理,减免突发、暴发情况出现,从而实现水稻全生育期减少1~2次用药。”刘杰说。

  2、治早治小大幅减少水稻茎叶除草成本

  飞防除草长期以来被视为不可为,而湖南则通过大量的实战探索攻克瓶颈,取得突破性成果。刘杰向记者介绍说,通过飞防,可以减少水稻茎叶除草成本50%。

  这一半的成本又是如何降下来的?刘杰告诉记者,稻田除草施药时,受人工、天气影响,若除草不及时,草龄越大,用药量越多,亩用药成本随之增加。湖南省农科院教授刘都才曾做过研究,直播田封闭处理能压低直播田杂草基数65%以上,特别是一些高抗性杂草,封闭处理是最好、成本最低的化学除草方式。以常德汉寿、益阳沅江等杂草高抗区的经验表明,使用封闭除草处理,后期除草成本约为20元,而没有进行封闭除草的直播田用药成本均在35元以上,甚至一些田块达到50元以上,部分杂草高抗区还需要进行2次以上茎叶除草处理才能控制草害。

  实际上,南方直播田操作时,极短时间需要组织大量的人工进行旋耕、平地、播种、打封闭除草剂,还需要考虑天气因素,规模化种植户难以进行封闭除草处理,导致田间杂草基数较大,给后期茎叶处理带来了极大难度。而植保无人机日作业效率是人工的10~30倍,每天可作业200~500亩,这就可以实现除草剂的及时喷洒,极大降低后期茎叶除草的成本和压力。

  刘杰表示,茎叶除草处理时,植保无人机同样具备无与伦比的及时性和快速性,以25g/L五氟磺草胺可分散油悬浮剂(稻杰)为例,杂草草龄在2叶时,亩用药量仅需40毫升即可(约14元),当杂草达到3叶时,亩用药量需增加至60毫升,草龄达到4叶时,亩用药量需增加至80毫升,温度高时,杂草从1叶到2叶仅需三四天。如果茎叶除草处理时遇到持续雨水天气,规模化种植户错过杂草处理时期,除草成本将成倍增长。由此可见,新型施药机械的应用不但利于农药减量,对种植户降低用药成本、提高收益、提升稻米竞争力都有重大意义。

  3、高浓度喷雾谨防伤及蜜蜂和水生生物

  飞防离不开专用助剂的使用,在助剂的选择上,刘杰道出了多年实践总结的经验——“雨季适合使用油性助剂,干旱条件适合使用水溶性助剂,单纯有机硅不能作为飞防助剂”。

  几年的实地探索中,有经验亦有教训,刘杰向记者坦言是交过不少学费的。

  比如协会团队在飞防作业中高浓度使用丙草胺、五氟磺草胺时,发现对田间蝌蚪、鱼虾带来致死伤害,而常规喷雾时没有发现此现象,这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另外,比如在油菜开花季节喷洒烟碱类杀虫剂时,会对蜜蜂带来重大伤害,相比常规喷雾时对蜜蜂的致死量大、持续时间更长,油菜开花季节喷洒30%噻虫嗪悬浮剂10g/亩时,对蜜蜂的致死持续时间高达10天以上。

  刘杰说:“但这到底是因为蜜蜂将喷洒了高浓度噻虫嗪的花粉带回蜂巢带来的持续致死,还是由于高浓度噻虫嗪喷洒导致油菜本身大量吸收、残留量大导致的蜜蜂持续致死尚不明确。”

  刘杰重点提醒说,植保无人机属于新型的喷洒装备,采用的是(超)低容量喷雾技术,相应的配套药剂还不完善,高浓度喷雾所带来的环境、毒理影响尚没有研究资料,更没有相关的数据可供参考。因此,需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植保无人机必须由专业人员操作。同时相关部门应当制定相应的作业标准和规范的作业流程,避免对作物、环境及生态造成不良影响。

  • 致富人物
  • 致富科技
  • 致富品种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农业视频
860010-1133010100
1 1 1